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 文化散论 >


[转贴]余秋雨刻意精心为自己编造的神话
转贴自萧夏林博客



余秋雨白日梦,意淫台湾


萧夏林


2009年因为含泪恐吓四川绵竹死难小学生家长和国人,被国人扫进历史垃圾堆之后,余秋雨便不断地在自己的博客上化名发表吹捧自己神话自己造谣诽谤恐吓批评者的文章。这些荒诞无边自我吹嘘的余秋雨神话,当然都是余秋雨先生用文革式谎言制造的余氏首骗文化之花。


2009年9月8日余秋雨博客转帖余秋雨先生另一贡献》(《转贴:余秋雨先生的另一项贡献(东南卫视周启)(2008-09-08 :58:04)》)。把余秋雨在台湾的影响吹得天花乱坠,甚至把余秋雨吹得成为五四以来最伟大的作家,扬言“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余秋雨先生对中国文化的贡献首屈一指”。

其实大错特错,应该改为:余秋雨大众文化明星对中国大众的欺骗首屈一指。


这篇文章的动机明显,就是借吹捧余秋雨挑衅天下大众转移话题,解救陷于天下吐沫大海中的余秋雨。不过,这种自欺欺人的“自摸”更叫人恶心。不过制造恶心转移或者炒作,一向是余秋雨进行危机处理的妙方。

这篇所谓余秋雨转帖博客的作者,是所谓的东南卫视的周启。但是,我们地毯式搜索,只有在余秋雨各个博客上见到周启之外,我们找不到周启,还是东南卫视周启的任何身影。这篇文章没有转帖来源。

这篇文章不是余秋雨转帖文章,是假借转帖之名的余秋雨原创文章。

所谓东南卫视周启,只是蒙面的上海余秋雨而已。所谓《余秋雨先生的另一个贡献》,不过是余秋雨自己假冒自己的又一篇自摸自高潮文章而已。

东南卫视是福建卫视,每天都有专业的台湾新闻报道,福建卫视编辑与台湾政经新闻界关系密切,余秋雨伪造东南卫视周启,看起来有点真实可信,余秋雨为了神化自己,可谓用心良苦。很显然,余秋雨企图借东南卫视周启之名,欺骗大众。

不过,这篇文章一眼就会让人看到余秋雨聪明过度的狐狸尾巴。余秋雨文化首骗的自摸之花天下无双,独一无二,不可模仿,不可复制,不可假冒,无法侵权。


下面的红字就是余秋雨博客的全文。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余秋雨先生对中国文化的贡献首屈一指。

前几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先生访问大陆,他的夫人连方瑀女士发表一篇文章,介绍台湾民众重新认识中华文明的过程,这中间,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立下了“第一功”。后来,台湾出版连战先生访问大陆纪实,也专请余秋雨先生写了序言。


余秋雨先生在台湾的影响之大令人吃惊。每场演讲,听众都多达几千人。在台北演讲,由马英九先生亲自主持,听众为了抢座位居然不小心打掉了剧场经理的门牙。在台中,由胡志强先生亲自主持,听讲者多达四千五百人,胡志强先生还借此调侃马英九先生,说:“一个市长做得好不好,不看谁的头发多,而应该看余秋雨先生来演讲时第一场的听众是两千还是四千。”


大陆有一名教授到台湾讲中国现代文学课,讲到那些五四以后最被推崇的作家时,学生没有反应,而一讲到余先生的名字,全场鼓掌。

这正是台湾的文化追求。我书架里有一本台湾尔雅出版公司出版、蒋勋先生等著的书,书名很长,叫《到绿光咖啡屋听巴赫,读余秋雨》。这正表明台湾文化精英层的一种风尚。

白先勇先生在分析这种现象时说:“余秋雨先生把唐、宋八大家所建立的散文尊严重新唤醒了,或者说重铸了唐宋八大家诗化地思索天下的灵魂。”他又说:“十几年前我就发表一个观点:余秋雨先生是中国大陆最值得赞赏的写作人。至今我没有改变这个观点。”

余光中先生在中国散文研讨会上说:“中国散文,在朱自清和钱钟书之后,出了余秋雨。”


我们搜索这篇余秋雨为余秋雨制造神话的余秋雨文章的关键词,会有很有意思的收获。

不知道连战夫妇怎么选中了余秋雨,为他们的大陆行的书作序,也不知道余秋雨动用的什么手段让凤凰卫视为连战颁什么奖。刘长乐创办凤凰卫视是一大文化奇迹,但是,频频被文化首篇利用,成为文化首骗的御用工具,一再让凤凰卫视在全球华人面前丢脸,实在叫人扼腕叹息。

这些年来余秋雨频频利用港台政治领袖炒凤凰彩票作自己,意淫台湾的政治和文化名人,人家不理睬,就编造故事硬往上面贴,甚至把政客的外交辞令当令箭,为自己黄袍加身,制造荒唐的余秋雨文化神话。不过,港台稍有尊严的文化名人大都对余避之唯恐不及。

在文化和文学上面,政客们的文化和文学修养未必及一般民众,尤其是今日读书方面。一流二流的作家学者也不会把政客外交辞令当做回事,即使是真话,也不敢到处拿政客官员的吹捧到处宣传自己。这不是真正作家学者的做派。靠政客抬高自己的人不是不入流的自卑的作家,就是一流的大众文化骗子。我们知道,不读书的政客们只会走马观花地浏览一些流行文化,应对时尚政治语言。尤其是政客官员们,为大众文化明星颁奖时,说的话都是华而不实的屁话(当然,余秋雨们是视为宝贝)。这些屁话再经过余秋雨夸大包装,就成为余秋雨神话,当然也成为笑话了。政客们是没有时间和精力认真阅读高品质的书籍的。他们的话不仅毫无权威性,更是不可信的。那些人在场面上说的都是场面的虚伪的话,都是不可信的。只有弱智的傻逼和聪明的骗子才会当回事。

这就像金迷们,常常把邓小平喜欢金庸的武侠,当做文学的最高权威,当做文学史的最后结论。这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和笑话。邓小平是政治家,不是文学专家,不是文学家,文学一向是其弱项。邓小平喜欢金庸,与一般民众喜欢金庸没有什么两样。邓小平在文学上可能不及一般民众。邓小平在文学上是毫无发言权的,更谈不上权威。邓小平自己未必认为金庸武侠是文学。邓小平喜欢金庸,不是什么好事情。中国的政治家喜欢金庸绝对不是国家民族之福。


余秋雨多次编造故事意淫台湾政治领袖马英九和胡志强。
余秋雨所谓“在台中,由胡志强先生亲自主持,听讲者多达四千五百人,胡志强先生还借此调侃马英九先生,说:‘一个市长做得好不好,不看谁的头发多,而应该看余秋雨先生来演讲时第一场的听众是两千还是四千。’ ”余秋雨进行的显然是虚假宣传。

2005年2月24日于台中市中兴大学演讲,这个演讲是台中市长胡志幸运赛车在线投注强组织的。中兴大学的会议讲堂只容纳3000人,余秋雨何来“4500”人呢。

著名的西祠胡同在2005年12月6日,全文转载了余秋雨的这场所谓《城市的魅力》演讲的全文。

我们看余秋雨的开场白:“余秋雨:胡市长、萧校长、高教授、东海大学的程校长,各位贵宾,以及今天在场的三千多名朋友,下午好!”余秋雨在现场说的就是3000人,为什么3年之后变成了4500人。余秋雨说谎自摸是耶。

余秋雨所谓“一个市长做得好不好,不看谁的头发多,而应该看余秋雨先生来演讲时第一场的听众是两千还是四千。”这是是胡志强市长的结束语中的“一段话”。余秋雨的造假更是离谱。

我们看来自西祠胡同的原文:“胡志强:我最后要向余教授报告,您今天在这里的演讲有三千多人坐在下面听,比您在台北市的演讲听众更多。所以,请大家不要只比两市的市长谁的头发多,而要比两市听文化演讲的人哪里多。”

胡志强的话充满政治人物的游戏和幽默,不必太当真。

余秋雨不仅当真,而且还大肆篡改胡志强的话。说谎造假是余秋雨的最大专业和最牛职业。

余秋雨所谓“大陆有一名教授到台湾讲中国现代文学课,讲到那些五四以后最被推崇的作家时,学生没有反应,而一讲到余先生的名字,全场鼓掌。”肯定是余秋雨在国人吐沫之中自慰的白日梦,是余秋雨虚构的故事。如果真有其事,余秋雨一定标出那个教授,在何年何月何日何地演讲,而不是在这里无厘头。大陆没有这样低级的教授,台湾也没有这样荒唐的学生。或者余秋雨偷换概念,把“五四以来最恶心的作家”换成了“最崇拜的作家”。汶川之后,余秋雨陷入国人吐沫的汪洋大海,他不做这样的白日梦,不编造这样的白日梦,他自己可能坚持不下去了,可能被国人愤怒的吐沫给淹死了。就存在意义来说,或许,我们应该理解余秋雨自救的白日梦。

余秋雨这篇博客中所谓白先勇和余光中对余秋雨的荒唐赞美,几乎可以认定是出自余秋雨编造。白先勇和余光中再接受余秋雨的谄媚,也不会弱智到这样赞美余秋雨,这样胡说八道的地步。如果这样,他们就自毁长城,身败名裂。他们毕竟不是余秋雨,他们在华人社会,尤其台湾是有尊严有身份的人。所以,这样歌颂余秋雨的语言,天下只能来自余秋雨制造。我们进行网络搜索白先勇和余光中表扬,余秋雨的博客是原创来源,没有其他出处。

大家知道,余秋雨的这篇博客不是转载东南卫视周启,而是是余秋雨化名东南卫视周启的原创。

十几年来,余秋雨一直极力谄媚白先勇和余光中,妄想借白先勇和余光中的光环照亮自己炒作自己,提高自己的地位。我们必须承认,余秋雨的确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以致白先勇和余光中冒险为余秋雨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秋雨图书馆”题词。白先勇和余光中为“秋雨图书馆”题词,等于上了余秋雨的贼船。白余二人,认贼为友,服务了余秋雨,却辜负了社会正义和整个大陆人民,更大大损害了白先勇和余光中的名声。

余秋雨企图借白先勇和余光中来漂白自己,白先勇和余光中也相应余秋雨的号召来漂白余秋雨,但这都是不可能的。白先勇和余光中先生以后应该爱惜自己的羽毛,不要再次被文化首骗余秋雨利用,成为余秋雨作恶的御用工具。你们永远无法漂白余首骗,但是,余首骗已经把你们漂黑。


2009年8月6日

2009年10月15日星期四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