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 原创评论 >


插秧
父母年迈,在家种着几亩田自己养活自己,受苦受累,做儿女的心里总是不安的。然而,目前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能让他们安度晚年,倘若接到城里和我们一起生活,一是他们不习惯,二也怕麻烦我们,到底我们自己洗脚上田之后,也是在城市的夹缝里生存,没有什么优越的条件可以让他们心安地坐着。越是这样,父母越是觉得不能拖累我们,只要还能动得了就一定要靠自己的双手劳动,用微薄的农业上的收入维持生计,尽量不给我们增加负担。在外人眼里,我们也算是无用的儿女了,好在农村大多数老年人都如此,不然,这内心的愧疚更是难以忍受了。父母的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今年父亲还查出心脏有问题,又没有药可用,只能调养,干不得太重的活,不能太劳累。正在进行中的双抢(抢收抢插),我们不去帮一下怕是会累倒。

前些天,我们去帮忙收割了水稻,现在是插秧的时候。天没下雨,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抽抗旱井里的水耕好田,但做好了回家插秧的思想准备。父母并没有给我打电话,昨天晚上弟弟电话里说要回家插秧,我马上打电话问了一下母亲,说耕好了两亩田,我们一起去帮忙插了余下的一亩多田就他们自己慢慢插。一大早,五点多钟我便起了床,约上弟弟和妹妹,一起赶回了家。

今天上午没有出太阳,天气不算热,正是插秧的好时候。现在插秧和以前不同,以前一蔸禾要好几根秧苗,而今不管秧苗大小,一律一蔸一根,所以拔秧苗省事多了。水稻是用收割机收割的,留了很长的稻秆,且稻草乱糟糟地散在田里,无法收起来,只能翻到泥里当肥料。这样的稻田用牛是耕不了的,只能再花钱请轧田机轧田,力气是省了下来,成本也高了。用轧田机轧的田还是没以前用牛耕的田好插秧,主要是田里的稻草太多了。我十几年没插过秧,但之前年年干这活,所以插秧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难题,只是弯久了腰感觉凤凰彩票腰酸背疼。

弟弟瘦得像根稻秆,腰劲最差,头两排未听见叫腰疼,到了插第三排时开始叫了,说腰疼得受不了,两腿直打颤。他先在田路上坐,感觉还是疼,于是躺在田路上,说舒服多了。我还没有到这个程度,不过,也感到腰开始酸疼。问妹妹腰疼么,她觉悟蛮高,说疼也要插,父母年纪这么大还要插呢。说得也是,父母年纪这么大都没听见叫腰疼,我们干一会儿怎么就受不了呢?

上午父亲耘田,我和弟妹、母亲,四人插秧,插了八分田,之后,母亲上田做午饭。我们拔秧,准备下午插那块一亩二分的田。插秧插得腰疼,不怕人笑话,我们每人搬了个凳子坐着拔秧,感觉真舒服。

我们一来,母亲总喜欢做一桌子菜,导致午饭差不多一点才吃。午饭后,我依然搬了三条板凳合在一起,在客厅的电风扇下搭了张临时的床,躺在上面休息。一般这种睡法我无论如何是睡不着的,由于太累,不管小孩子在边上怎么闹,躺下没多久就睡过去了,而且睡得挺香。也不知睡到了什么时候,只听见母亲在说:三点多了。我于是赶紧起来,喊还在床上睡觉的弟弟起来去插秧。

下午出了太阳,但不强烈。田里的稻草发了酵,有股死泥鳅的味道,比较臭。睡了一觉精神好点,但看到那块大田我心里直发怵。一排苗插下来,感觉经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好在人多,要是父母两个人一起插,也不知会累成什么样子。

一亩二分田插完了,弟弟在田路上躺了两次,我也感觉双腿开始颤抖,腰伸不直,走路不稳。

此时,眼见天黑了下来,要赶回城里去。我说要歇歇,太累了,开不了车。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用拳头捶着腰转圈圈,争取腰疼早点消失。母亲又去准备我们带到城里去的农作物。这个时候菜园里没什么菜,只采了些空心菜和花生,每人一份。

回城时,我感觉腰还是疼,于是用衣服顶在腰间开车。

一路上,我心中感慨:我们这样临时受点累,不是孝敬,是减轻内心的愧疚。可是,我们又不是好吃懒做的人,整日忙忙碌碌,到头来为什么连自己的父母都照顾不好呢?千千万万的农幸运赛车在线投注民,和我父母一样的命运,到老也坚守稻田的有多少?万万千千的农民之子,像我一样对待父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又有多少?但愿只有我一个,只有我们这一家。

2015-7-19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