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 原创帖文 >


【神父,韩寒被钉的那个地方恰是你的胸口】

文/风倾天下

一神的破灭

韩寒破灭了。

许多天以前,还觉得这是不可能的。至今想来,仍然恍如一梦。倘若没有这场方舟子与韩寒的邂逅,我们也都会继续沉浸在一个天才少年作家的童话中。这不就是一个童话吗?很多事情,当我们用美丽的憧憬包装住了真相,留在世人眼中的就全是梦幻了。

民主、文学、自由、思想、反叛、天才、领袖这就是笼罩在韩寒身上的七道神光。仰视,或是膜拜,都无法让我们看清躲在神光里的那颗平淡的脸庞,那个平常的人。

因为,我们是庸众。比起科学,庸众往往更相信神棍。

“时无英雄,竖子成名。”韩寒说,“我从未将自己当做神。”

谎言,真正的谎言不是嘴巴说出来的,而是用行动表达出来的。正如韩寒所说,一个人说了一个谎,需要用很多个谎去圆。这个道理,我们也懂,在这场激荡人心的邂逅里,我们懂得更加彻底。

但是,当你举着文字的刺刀、顶着神光在别人的城堡里肆意刺杀的时候,你可能没想到今天你所说的话。

法律,定不了输赢,更封不住真相。你越是妄想以某种方式来为自己赢得最后的尊严,殊不知你已然彻底输掉了内裤,连带你所谓的尊严。

此后,我宁可相信这个世上有鬼,也不再相信世上有神。

二你可以不信韩寒,但是不能不信金波

我本不相信,这世上有人猪。

因为,我用尽一切想象也描绘不出那副猪头人脸的模样。八戒始终只是存在于神话小说中的人物罢了。

看到路金波,我知道自己错了。

你可以不相信韩寒,但是不能不信金波。你的想象力有多丰富,金波就有多猪头。

我仿佛听到了金波的呐喊,金波的抗议。但是,波波啊,请原谅,我不是一个人在说你,背后还有一群人在说你。谎言千遍就成真理。路猪猪比谁都懂,他是这行高手中的高手。

最后,金波悍然承认:“我是猪!”

谁人能想到,世上竟然有这等气魄宏大的金猪,一个人承认自己是人不难,难就难在承认自己是猪。

战鼓擂,北风吹,金猪传说满天飞;红酥手,黄藤酒,这个可以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金猪正在微博阑珊处。

回到家,看见我家床头还有一个猪猪储蓄罐,里面藏了许多钱。
我毅然在罐罐上写了几个大字“路金波之墓”。

三一千个路金猪,也比不过一个马日的拉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凤凰彩票佛曰:“身受无间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马日的,不,马日拉同学,我要对你说,纵使全世界与你为敌,我也要为你说句公道话。

你是好人。

有人骂你韩黑,有你骂你卧底,有人骂你汉奸,只有我懂得你所受的憋屈。古往今来,让人记住的只有两种人:英雄和狗熊!

你当然不属于英雄,可是秦桧也不是英雄,千百年后照样有人记得。窃以为,人在世上走一回,被后人永世记得,总比湮没在茫茫史海中好得多。

至于,功过是非,留于后人评说去吧。历史的尘埃终究会随着韩寒的破灭而烟消云散,你为方舟子所做的一切,方舟子不会忘记你,韩寒也不会忘记你。

若干年后,当后人对着高山喊:“马日的。。。。。。马日的。。。。。。。。”高山回音:“拉。。拉。。。拉。。。他还没死。。。。。。还没死。。。。。。。”

幸运赛车在线投注当人们对着大海喊:“马日的。。。。。马日的。。。。。。”大海咆哮:“拉。。。拉。。。拉。。他还没死。。。。。他还没死。。。。。。”

史册上永远光辉记载着:“201222日,韩寒役,毙于马日的猪之手!”

四穿着爬满虱子的长袍的神父

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美丽的袍,爬满了虱子。但是这都不妨碍韩均仁的高贵,也不遮掩他的慌张,虱子爬过的地方引起了疥疮,长袍遮住的地方埋藏着肝炎。

无论,你抓住虱子,还是掀开长袍,你也分辨不出这是疥疮,还是肝炎。

这就是神父——韩均仁,多年以来隐藏在韩寒身后的伟大老男人。

常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谁知道,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默默无闻的男人?

对于神父,还是要宽容的,望子成龙,爱子心切,这都可以理解。我能想象你一夜愁白头的老态,也能理解你捶胸顿足的悔恨,更能接受你死不悔改的风格。你认错,无所谓,反正老了,生命中再不会有第二个年少青春。韩寒不能认错,也许这一认就完了。

可是,你不认错,韩寒就真的跟着你玩完了。也许,他还能赛车,也能泡妞,更能撰文,但是从前的那个韩寒就此回不去了。

站在窗户边,看着风中摇曳的树枝,枯黄飘落,路边的行人匆匆,眼前恍惚了,那个紧紧拽着一个年轻男人手的、忧心忡忡走进法院的老男人是你吗?

神父啊,当你无数次双手合什在佛前虔诚的祈祷:“愿佛祖保佑我儿永渡劫难!”的时候,你可曾想到,因为你的慈爱,让韩寒永远的钉上了十字架?

韩寒被钉的那个地方,恰是你的胸口。


结束语:我曾渴望民主,我曾向往自由,我曾希望拥有思想,当我看到韩寒的时候,我看到了希望,当我看到方舟子的时候,我看到了绝望。但是,信春哥,可以永生,信韩哥,永世不得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