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 文化散论 >


周鲁:由顾准父子想到嵇康父子
由顾准父子想到嵇康父子

周鲁

近期的《南方人物周刊》,载有《父与子•两代人的家国》一文,主要讲述顾准先生之子高粱先生的事迹。腾讯网转载此文时,改题为《顾准之子:毛泽东缔造这个国家容易吗?》;凤凰网转载时,改题为《顾准之子:没有毛泽东的恩德,有中国今天吗?》。网站的改题,大概是为了标明高粱先生的观点和思想倾向,同时也是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吧。
对於顾准先生,我一向有敬仰之情。在我的书房当中,不但有文革后出版的顾准先生的文集和日记,还珍藏有一本顾准先生散落之藏书。对於顾准先生的五位子女在文革期间与其父断绝关系,以至於在其父重病之时与临终之际亦拒绝见面之事,我早有耳闻,并深有感慨。这次读到此篇讲述顾准之子的文章,我再次有所感慨,但一时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联想到一对古人父子——嵇康与嵇绍,并回忆起顾炎武先生对于嵇绍的一段评价。顾炎武先生的这段话并不难懂,凡略具初中文化者便可明白大概,恰巧顾炎武先生也姓顾,我就把这位顾氏先贤的话抄录在这里吧:
昔者嵇绍之父康,被杀於晋文王,至武帝革命之时,而山涛荐之入仕。绍时屏居私门,欲辞不就,涛谓之曰:“为君思之久矣,天地四时,犹有消息,而况於人乎?”一时传诵,以为名言,而不知其败义伤教,至於率天下而无父者也。夫绍之於晋,非其君也,忘其父而事其非君,当其未死三十馀年之间,为无父之人亦已久矣,而荡阴之死,何足以赎其罪乎?且其入仕之初,岂知必有乘舆败绩之事,而可树其忠名,以盖于晚也。自正始以来,而大义之不明,遍於天下。如山涛者,既为邪说之魁,遂使嵇绍之贤且犯天下之不韪而不顾。夫邪正之说,不容两立。使谓绍为忠,则必谓王裒为不忠,而凤凰彩票後可也。何怪其相率臣於刘聪、石勒,观其故主青衣行酒,而不以动其心者乎?

作于西历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至二十日

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3/7/17 17:49:16 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