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 原创帖文 >


[转贴]孟浩然的倉皇仕途
孟夫子的倉皇仕途

2005.05.19


◎滿觀

唐朝是中國歷史上的盛世,更是文學史上人文薈萃、百花爭妍的時代。從陳子昂到王維、李白等知名詩人中,孟浩然是初唐邁向盛唐這個過渡時期裡,最有成就的詩人之一,也是唐朝山水詩的先驅。


他的〈春曉〉:「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是傳誦一千多年,只要讀過幾首唐詩的人,都會朗朗背誦的。短短二十字的小詩,不假修辭卻又具體而微的寫景寫情;是一種千錘百鍊後始得的平凡真功夫。

懷才不遇 有志難伸
孟浩然出生於書香世家,在詩、詞、賦各方面,皆有很深的造詣,也曾依傳統科舉取士、謀求官職之路來規畫人生,但是幾番應考卻屢試屢敗,而成為唐朝少數以布衣終身的詩人。詩以言志,詩以抒情,詩以記事議理,因此,雖是田園派的詩人,孟浩然的不少作品中,更透露出他有志難伸、懷才不遇的落寞之情。


我們來看看他的〈自洛之越〉:「皇皇三十載,書劍兩無成。山水尋吳越,風塵厭洛京。扁舟泛湖海,長揖謝公卿。且樂杯中物,誰論世上名。」「洛」是河南洛陽,「越」指浙江東部一帶。孟浩然年輕時,在湖北襄陽縣鹿門山過著隱居讀書、寫詩、練劍的閒散生活。四十歲那年,才挾著詩名前往長安、洛陽,想尋求仕進,但是了無成就,只好黯然離開,重返鄉里。


此詩的意思是自己惶惶不安過了三十年,現在考試求官不成,枉費過去的讀書、習劍。過去在吳越的名山大川間徜徉,如今已厭倦京城汲汲營營的求官之路,還是向達官貴人告別,泛舟於江湖吧。儘管快樂飲酒,誰在乎世上的功名呀!


這首詩寫出孟浩然生命中的轉折點,也看出他「跌跤」之後的自我解嘲。是「酸葡萄」而不得不歸隱的心理?是淡泊本性使然?或者兩者皆有?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從此他徹底踢開了名韁利鎖的誘網!

放任不羈 好樂忘名
孟浩然有意仕途,理應會平步青雲,因為他的詩作被當時的名詩人如李白、王維、王昌齡等人推崇,和張九齡、韓朝宗等朝廷重臣也有往來。他和功名絕緣,其實還得歸咎他孤傲、放任不羈的性格。


聽說有一次韓朝宗和他約好要帶他去見一些高官,到了約定的日子,孟浩然和一批朋友喝酒談詩幸运赛车在线投注,盡情歡暢時,朋友提醒他和韓朝宗相約之事,他竟然不悅說:「我現在喝酒,正痛快著,管他的!」當然,一個大好機會就失去了。事後他也不會後悔,而言自己「好樂忘名」。


又有一次,他到翰苑探訪王維,恰巧唐玄宗駕到,他趕緊躲藏起來。王維不敢隱瞞,告訴皇上實情,唐玄宗倒歡喜的說早聞其名,讓他出來相見,並問他是否有最近的作品。孟浩然便吟出他的〈歲暮歸南山〉:「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白髮催年老,青陽逼歲除。永懷愁不寐,松月夜窗虛。」此詩也是描述他自覺不遇,只能歸隱的心情。唐玄宗聽到「不才明主棄」,頓時拉下臉生氣的說:「卿不求仕,而朕未棄卿,奈何誣我?」唐玄宗從他詩中讀出他滿腹的牢騷和抱怨。


英明的君主應能知人善用,孟浩然雖言自己沒有才幹而被棄置,聽在皇帝耳裡,不是恰恰諷刺皇上不明,所以才不會識人嗎?如此觸犯龍顏,把一個原本可獲得賞識,及直接提拔的機會又搞砸了!

抖落塵心 返璞歸真
從這兩件事,我們看出一個詩人空有經綸才情,卻不識時務、不諳人情世故的宿命與悲哀。


不論是為施展利國濟民的抱負,或為享受呼風喚雨的權力滋味,在宦海浮沉中,能如魚得水般適情適性,且自始至終保有高潔人格者有幾人?難怪許多質樸率性的文人,在經過對權位眷戀與厭惡的矛盾掙扎之後,常常選擇掛冠求去,遁入山林。


我們也寧可(或不忍見)這些文人無須作趨炎附勢、巴結權貴的難堪姿態,而多些心思奉獻他們的才華,為人間留下更多珍貴的文化瑰寶。


所謂「詩窮而後工」,許多詩人往往是在窮困之際,胸中壘塊一股腦兒迸發,而綻開串串天然絕妙之詞。孟浩然告別了幾位好朋友,決定「只應守寂寞,還掩故園扉」,心境豁然開朗,加上又結識不少道士和佛教僧人,更讓他能漸通玄妙之理,有「深得坐忘心」之境。其詩至此,將自然、親切、真實、清新的山水田園詩情,揉合空靈、出世的宗教情懷,從「故人具雞黍,邀幸运赛车在线投注我至田家。

綠樹春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的真切白描田園景致,到「家在鹿門山,常遊澗澤水。手持白羽扇,腳步青芒履。」「禪房閉虛靜,花藥連冬春。平石籍琴硯,落泉洒衣巾。欲知明滅意,朝夕海鷗馴。」「坐聽閒猿嘯,彌清塵外心。」詩中所呈現的已是返璞歸真,全然的恬適、瀟灑和自在了。


李白和杜甫兩位大詩人,對孟浩然的才情和人格都極為賞識,杜甫稱讚他「清詩句句盡堪傳」;李白尊稱他為「孟夫子」,在〈贈孟浩然〉詩中寫道:「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從此揖清芬。」


從這裡可以看出詩人之間的惺惺相惜,以及思想感情的交流與共鳴,也了解孟浩然其官運雖不佳,卻在文學界、詩人輩中,擁有高度的評價。